我的高三家教是一位坐怀不乱的柳下惠

作为一个女孩子,我其实很幸运。因为我第一个爱上的男人,就是吴大哥,而不是别人。

 

那一年正是我高三毕业前夕,妈妈请他来为我补习数学,关于我和他之间的事,我现在的先生也知道,不管你信不信,我和吴大哥直到现在也还有来往,除去我妈妈不太知情以外,她总是让我喊他吴老师(我叫不出口,我更愿意喊他吴大哥),还叫我一辈子都不可以忘了他,其实我怎么能忘呢?

 

那一年正是我高三毕业前夕,妈妈请他来为我补习数学,关于我和他之间的事,我现在的先生也知道,不管你信不信,我和吴大哥直到现在也还有来往,除去我妈妈不太知情以外,她总是让我喊他吴老师(我叫不出口,我更愿意喊他吴大哥),还叫我一辈子都不可以忘了他,其实我怎么能忘呢?

 

同学说:思无,门口有人找你,是谁呀?还挺帅的。我出去一看,一个戴眼镜的又高又儒雅的男人站在阳光下,穿着干净的T恤衫,手插在裤兜里,很像是《冬季恋歌》中裴勇俊的样子。当然了,那时候我们谁都不知道还有一个裴勇俊,只是最近才对号入座,越琢磨越像。前几天过圣诞节我还和他提起呢,我说,吴大哥你觉不觉得,你长的像裴勇俊?他笑着说,都什么岁数了,还裴勇俊呢,别拿我寒碜人家偶像派啦。唉,我就是喜欢听他说话,和他说话,有一个这样的哥哥,真的是很有面子。不过当年我并不知道,他只能做我的哥哥,我还以为他可以是让我托付终身的那个人呢?傻吧。那一年我18岁,他30岁。当他刚一出现,就让我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。

 

自从他出现在校门口,我的几个好朋友就一直拽着我问这问那的,还有人嘴快的说,该不是你爸妈给你物色的男朋友吧?我说:什么呀?你们知道什么就瞎说,人家都30岁了,而且听妈说,他从上大学的时候就有女朋友了。哦,原来是这样啊,还以为他才二十五六呢,大家终于是不在七嘴八舌了,可我心里却有一点失落,真的,有这样一个男朋友,他女朋友一定乐坏了。那天见面之后,我和吴大哥就定好了每周五晚上7点到9点为我的补课时间,他到我家来,一般情况下我爸会在客厅里看电视,我妈在一边打毛活,或在厨房里洗洗刷刷,到了8点左右,还会进房间给我们送一点水果。

 

不知为什么,对于吴大哥,妈妈似乎一点提防的心都没有,以前别的男老师来,他都会搬个凳子和人家坐一块儿,妈对这些方面挺在意的,她是个很细心也很严厉的母亲。按说以吴大哥的年纪,她应该最为小心才是,但她就是对他放心,事实证明,她的放心确实是对的,这可能就是女人的直觉吧,吴大哥这个人确实没让她失望。

很快,两个月过去了,我的两次数学测验成绩都在不同程度上有所提高,对于一些概念的和定律的理解也比以前清楚多了,凡是吴大哥点到的地方,我几乎都可以掌握的不错,他这个人讲数学和别人不一样,他是一个可以将逻辑思维变为形象思维的人,在这一点上,和适合我的口味。每周的两个小时都过得很快,他会备课,会按照学生的情况拟出不同的教案,会适时的鼓励,从而信心大增。

 

一天,为了感激他。妈妈留他吃晚饭。饭桌上,妈妈一直在问他结婚不结婚以及他女朋友怎样怎样的问题,搞得我特别烦,所以整顿饭我都没怎么讲话,只是咬着筷子头在一边安静地听。吃完饭,妈妈收拾屋子,我和吴大哥回到我的房间,他说:“思无,我新找到一套模拟测验的卷子,你试着做一下。”

 

我说:“吴大哥,你很爱你女朋友吗?”那一刻,他楞了,很不可思议地看着我。我说:“你不用看我,只要告诉我,你是不是很爱你女朋友?”问出这句话的时候,我就觉得自己心里有一种翻江倒海的感觉,难受极了。

 

“是,怎么了?”吴大哥很警惕。
“不怎么,我能怎么?”说完这几个字,我的眼泪已经无法自抑地流了出来。真的,我也不知道我当时是怎么了,就是觉得心里委屈极了,一想到他有女朋友这件事,就莫名其妙地想哭个够。

 

吴大哥不说话,也不看我,而是静静的把书合上了。房子里静极了。他看着窗外,我看着他,时间一点点地流逝,我渐渐平复下来,不像刚才那么激动了。吴大哥看了一下时间,开门出去了。我听到他在客厅里对我妈妈说“思无好像是哪儿不舒服,今天就不学了,您过会儿去看看她吧,正好下星期我们单位也要补些材料,我恐怕也不能过来了,那就让她歇歇,我过一星期再来。”

 

恍恍惚惚的,两个星期很快就过去了,马上又到了周五,虽然吴大哥的态度已经表明得非常坚决,但我依然不甘心,我就是不相信他对我一点感觉都没有,学校里追我的男生可多了,更何况,我长得并不丑。

 

那天也是巧了,爸爸正好在朋友家下一天棋,妈妈又到同事家去送毛衣,然后就被人留下来吃晚饭,家里只有我自己。七点整,门铃响了,见只有我在,吴大哥马上问了一句:“爸爸妈妈都不在吗?”我说:“是。”吴大哥说:“那我们就在客厅里补习吧。”我心想,客厅补就客厅补,谁怕你。

 

吴大哥拿出书来,我好不容易等了你半个月才等到他,干脆开门见山:“你为什么不喜欢我?我哪一点不如你女朋友?”

 

这一次并没有故意冷淡我,而是看着我说:“半个月过去了,难道你脑子里想的还是这些不该想的事情吗?”

 

“为什么不该想?我想不出个所以然来,就会一直想下去。”

 

“那好,思无,,我告诉你,我对你的喜欢,就像哥哥对妹妹,永远都不会成为男女朋友的那种喜欢,我从来就没有和你一起生活的想法,如果将来要结婚的话,也只能是我女朋友,不可能是别人。”

 

当他一字一句地说出这些话的时候,我心里凉极了,而且觉得羞辱,有些抬不起头。于是问他:“既如此,你为什么还要来给我补课?”

 

“思无,经过这些事,我想*****还要希望你能考上大学,希望你成长起来,这即是我答应你父母的,也是我自己想帮你完成的,只有再上一个阶梯,你才能知道世界原来如此宽广,远不是你现在看到的大小。如果你再这么糊涂下去,我也帮不了你,不仅如此,我还会充满负罪感。因为,我原本是来帮忙的,而不是来帮倒忙的,将来怎么样,你自己选吧!”

 

奇怪,吴大哥那天的话,直到今天我都能够倒背如流,我总是忘不了他说“我原本是来帮忙的,而不是来帮倒忙”时的样子,摸摸眼镜,那么落寞。难道我真让他失望了?我的做法真有那么不像话吗?说实话,不管怎么样,我都不想让自己的形象在他眼里一落千丈,我很在乎这个,不为别人,就是为了自己,我也要争口气。另外在心底,我还有一个想法,那就是等我上了大学,再来找他,到时候看他还能说什么?反正我是不会放弃的。那时候,我以为一个女孩19岁的爱,就是一生一世。

 

再后来,我终于考上了北京一所大学,妈妈喜极而泣。在送我走的酒席上,吴大哥也来了,还带着他的漂亮女朋友。“这就是我们的小才女思无。”吴大哥这样向她介绍我。她冲我笑,嘴边两个甜甜的酒窝,其他的我就什么都不记得了,只觉得自己昏沉沉的,仿佛有一个巨大的门正在向我一点点开启。

 

大学的日子是使人陶醉的,尤其是刚上大学那一年,什么都新鲜,什么都跃跃欲试。我原本答应吴大哥每周都给他写信,但渐渐的,我连一个学期给他写一封信都做不到了。我认识了很多新朋友,有时也到电台去做义工,再后来,又和义工西安的男孩开始了一段甜蜜的恋爱,直到毕业后,认识了我现在的先生。

 

如今,我刚做了妈妈,怀里抱着我的宝宝,幸福就在身边流淌,摸得着看得见。

 

每当这个时候,我就会想起吴大哥,想起自己是那么幸运,幸好在我最荒唐的年纪,遇到了他。他是我第一个爱的人,也是第一个让我懂得爱的人,他让我知道女人一定要被男人尊重。假如换成别人,也许在那天晚上,别有用心的引诱我把什么都做了也说不定。那时候我是不懂得设防的,不懂得珍惜自己,少女的爱,总是又盲目又危险,有时就像水果篮,谁提上就跟谁走,如果真是那样的话,我想我这辈子都毁了。

 

我把这段亲身经历的故事讲出来,是希望所有女孩都能在情窦初开的时候,多一份理性。贞洁对于一个女人来说,不知有多重要,假如一来就爱上了魔鬼,那么这辈子都毁在噩梦之中;假如一上来遇到的是天使,就像吴大哥那样的好男人,就会被幸运和幸福围绕。

 

本文转自百度贴吧,愿所有女孩在懵懂的年纪,能遇到的是天使,而不是恶魔。男孩女孩都应该自重!!!

 

  • 微信
  • 交流学习,有偿服务
  • weinxin
  • 博客/Java交流群
  • 资源分享,问题解决,技术交流。群号:590480292
  • weinxin
言曌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